炒粿条如打太极 新加坡华裔小贩将鲜味代代传承

  中国侨网2月2日电 据新加坡《连系早报》报道,到摊位前点一盘炒粿条,只听到锅铲和大锅彼此碰撞的声音,香喷喷的油烟从锅中冒起,没几下一盘热腾腾的炒粿条上桌。

  新加坡欧南园炒粿条面第二代摊主黄振财(68岁)的父亲黄葆权,自1953年就在路边售卖炒粿条,养大四个后世。

  “那年我刚出生,父亲做了四五个月街边小贩后,就在朋友先容下搬到金华戏院附近的咖啡店卖炒粿条。厥后丹戎巴葛咖啡店翻新,父亲将摊位迁至欧南园第21座组屋咖啡店。”2000年,摊位再搬迁到芳林巴刹与熟食中心内,以后挂上“欧南园炒粿条面”的招牌。

  黄振财念小学时就跟在父亲身边扶助,他当过电工,卖过叻沙,2000年父亲退休,他开始接替父亲掌勺。  

  炒粿条时,火候的掌控最重要,回收中火刚恰好。他强调,炒粿条要够味,口胃重一些,咸度要够,猪油是一盘炒粿条的鲜味要害。

  黄振财履历干练,一次可在大锅中炒足20盘分量的粿条面底,把面底炒好后,再凭据食客要求,无论是加辣、不辣,不放豆芽……他都以锅香味美为轴心,炒出一盘盘喷香的炒粿条。父亲早年操作火炭炒粿条,搬到欧南园后才改用煤气。

  炒粿条原是广东潮汕小吃,内地的炒粿条只加鸡蛋,也不加辣椒。黄振财到场其他配料:鸡蛋、豆芽、猪油渣、血蚶及鱼饼。不吃甜酱的话,可以点盘炒白粿条,即搭配辣酱和鸡蛋一起炒,同样鲜味。

  黄振财天天拂晓2时起床,3时多抵达摊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炸18公斤的猪油。

  以往到摊位买炒粿条,只瞥见黄振财忙着炒粿条的背影,尚有当真接单、收钱的太太和小姨子。这次到访,摊位前多了黄振财儿子的身影。

  小儿子黄俊铭(35岁)为传承生意,去年1、2月起到摊位扶助。大儿子原本在中国生长,因疫情临时留在本地,就到摊位扶助,冠群资讯,疫情拉近了一家四口的感情。

  黄俊铭原本劈面包师,去年2月去职后到摊位扶助。他说,炒粿条与烘焙最大差别,是炒粿条没有标准食谱,锅的热度,下料的分量与时间掌握靠的是履历累积,这也是他正在进修的。

  他曾到新加坡旅馆协会旅馆与旅游办理学院(Shatec)修读糕点和烘焙课程,毕业后当了八年面包师。“工作合约到期,又看到父亲有点年龄了,想趁他尚有精神时跟他学炒粿条。这个生意从爷爷传到爸爸,没人接办真的很惋惜。”

  掌握炒粿条的能力,靠的是边看边学,自己炒后试吃。颠末几个月操练,黄振财已让儿子为顾主炒粿条。他袒露满足的笑容说,儿子而今已经上手,只是还没有一次过炒20盘粿条面底的手力。“炒粿条就像打太极一样,无须使劲,跟着法式就好。”

  当小贩快一年了,黄俊铭苦笑说,做小贩不简朴。“有时会有点累,下午5点多回到家,晚上7、8点就要睡觉,天天只有两小时个人时间。”

  碰着“不要小弟炒,要老板炒”的顾主,黄俊铭看作发展必经之路。“当年爸爸接办爷爷生意时,也碰过同样环境。我需要的是时间和履历,炒久了就熟能生巧。”

  如今父子并肩作战,家庭凝结力也提高了。“我每天面临爸爸,更能领略他。当然以前就知道父母做小贩很辛苦,真正来做就有差别感受。”他的首要目标,是把父亲的手艺传承下来。

  欧南园炒粿条面天天都有很多老顾主来恭维。疫情暴发前,尚有印度尼西亚的顾主特地坐船来买炒粿条。正如黄振财所说,做小贩,做越久就越有人(顾主),不要轻易放弃,大师吃了好吃,有了口碑,生意自然就会上门。(叶晓虹)

【编辑:徐文欣】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