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吐槽越来越欠可笑 《吐槽大会》的求生实验能

  吐槽越来越欠可笑 第五季今朝豆瓣评分为6.1

  吐槽大会》的求生实验能成功吗?

  第五季《吐槽大会》上,易立竞向李诞发出“魂灵追问”:“你看过《吐槽大会》的豆瓣评分吗?你知道《吐槽大会》越来越欠可笑了吗?你听过评论说《吐槽大会》已经变成洗白大会了吗?想过停办《吐槽大会》吗?”

  李诞笑,点头,不复原。  

  布景

  走向保守的节目不改不行

  第五季《吐槽大会》口碑评分下降。这种环境,《吐槽大会》节目组不是不知道。第四季竣事之后,节目组首席编剧程璐在自述中写道,“做到第四季,吐槽已经趋向稳定,开始走向保守了。”反响在播出端,就是该请的顶流都请了,该有的话题也都有,但吐槽起来却让人感觉越来越不敢说、不给力了,大咖们也都套路了,表演得多了,接管吐槽力度小了,有人说,吐槽大会应该改名叫洗白大会。程璐直接去找叶烽(“笑果文化”的董事长),“再这样做下去不行了,不要再做了。”

  前前后后接头了屡次,叶烽的立场很明晰:“节目一定要做。”笑果建立至今,养活了两个综艺IP,一个《吐槽大会》、一个《脱口秀大会》,两个IP共生共荣,“吐槽”需要“脱口秀”输送新人,“脱口秀”需要“吐槽”晋升新人代价,二者缺一不可。但两个IP的际遇却不尽沟通,“脱口秀”经验了第三季杨笠、李雪琴、何广智等新人的强势崛起后,需要的是进级,第五季“吐槽”面对的则是能吐槽的艺人越来越少,槽点越来越单一,如何痛快地吐槽又顾及艺人的遭受本事,难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观众的等待值也越来越高——《吐槽大会》肯定要改,唯有改变才华救活。

  改变

  引入赛制是自救的重要手段

  初登《吐槽大会》,杨笠感叹,“我一直想上《吐槽大会》。这节目多好啊,不用比赛,而今也要比赛了,你们是疯了吗?”没错,这一季的吐槽大会要比赛。21位高朋分成3组,每队队长即主咖,每期上台挨其他两队的吐槽。一轮下来,现场总票数最少的组需淘汰更多的队员。赛制里尚有自曝槽点、补刀、淘汰甚至团灭等玩法。

  其实,引入赛制是节目自救的重要手段。“《吐槽大会》假如根据原模式走,中国娱乐圈一共才有多少人,每期耗损七个,做十期,就是七十个,四季下来三四百个艺人就耗损光了。此外,这些艺人隔多久才华孝敬一批槽点,积聚槽点本身对他们的压力是很大的。”在克日《吐槽大会》媒体相同会上,第五季制片人白洪羽认为,从务实角度讲,必须找到《吐槽大会》的焦点是什么,“我们找到的抓手是‘我为什么而吐槽’,开始的时候,你有槽点,我想跟你聊聊,到了后头我就是‘我为我的部队在吐槽’,这就需要设计赛制。”

  总导演谭晓虹先容了赛制的逻辑:“自曝槽点”是为了激起大师吐槽的欲望,有点像玩真心话大冒险。另外,自曝的内容也较量能代表高朋个人对吐槽的接管程度。

  谭晓虹指出,“赛制的焦点方针是激起高朋吐槽的欲望,冠群资讯,我们没有很认真地要比出冠亚季军。所以,进程中肯定会做一些调整。”

  从单本剧变成连续剧

  在赛制革新的同时,《吐槽大会》第五季通过引入真人秀部分来完善节目大故事线,把节目从单本剧变成了连续剧。

  节目中,真人秀的“上头感”有助于完善故事的公正性。谭晓虹先容,第五季新增加的真人秀和比赛的赛制让高朋产生群体性“上头感”。也许高朋入局之初并非为赢,但当每一个人身处游戏之中,在和团队成员一起“打怪进级”的进程中,就会萌生好胜心和使命感,从而更“上头”。

  白洪羽则以锡纸鲈鱼外面的那层锡纸来形容真人秀:“它是不可或缺的,有了它整道菜才完整。”通过真人秀部分完善剧情的铺垫、人物的侧写、故事的推进,待到正式吐槽时将整体空气和烈度推向热潮。

  情况

  任何一个槽点都大概被放大

  改变之外,还要僵持。与第一季播出比拟,第五季《吐槽大会》面临的是更加敏感的舆论情况,任何一个槽点都大概被放大,引来争议,最明明的例子就是挖苦“汉子普通又自信”的杨笠被举报。

  “从此‘脱口秀’、‘吐槽’会支持照旧弱化杨笠这样的表达?”相同会上,有人提问。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