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又见奈良》嫡上映 导演鹏飞接管采访

  由河濑直美和贾樟柯监制的《又见奈良》嫡上映 导演鹏飞接管采访

  以轻盈化解伤心 以寻找延续希望

  日本电影各人小津安二郎说“电影是以余味定输赢”,将于嫡上映的《又见奈良》就是这样一部令人回味的作品,该片纯熟干练、意境留白,出自80后导演鹏飞之手。

  《又见奈良》是鹏飞导演的第三部长片,他的导演处女作《地下香》得到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协会最佳影片和芝加哥电影节新锐导演角逐单元金雨果奖,第二部作品《米花之味》入围了“威尼斯日”单元,并得到“格外提及奖”,而由他接受编剧的蔡豁亮导演的《远足》得到了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可谓“起点即高点”。  

  或者是从小在京剧团长大,早早就在戏曲中体会了“人生几度秋凉”,鹏飞不喜欢在他的电影中书写悲剧,“本来糊口就挺难的了”,所以,就算是《又见奈良》这样陈诉大哥的中国养母远赴日本寻找遗孤养女的悲情故事,也被鹏飞以一种轻盈、灵动、诙谐的要领出现,不煽情不催泪,却是静水流深,让人看后心田难受、激发深思。

  1 想把这个伤心的故事拍得轻盈、糊口化一些

  拍摄《又见奈良》算是鹏飞的“命地作文”,他的第二部导演作品《米花之味》曾得到奈良电影节观众选择奖。奈良电影节有个传统,获奖的人都有大概跟奈良电影节创办人、日本著名导演河濑直美相助,题材不限,可是需要以奈良为影片发生地。

  接到“任务”后,鹏飞抉择做一个反战题材,“我们要在两个礼拜之内给出一个故事,我之前看过战后遗孤跟养母的故事,但相识不多,我就给朋友、长辈们打电话询问这段汗青,看书看采访视频。劈头相识后,我以为这个故事好,我要拍这些养父母跟日本战后遗孤的情感故事。两个差别国度的人、差别民族的人构成一个家庭,甚至是有血海深仇的人构成了一个家庭,我以为遗孤的故事可以暗示人间大爱,而且遗孤和他们的养父母故事不应该被忽视。”

  在诸多素材中,鹏飞最冲动的是他看到的一个采访,采访中问了许多遗孤养父母的愿望,许多人都复原说愿望是去日本看看孩子,“找不到孩子,也至少看看孩子的家园是什么样子,这个格外激动我,由于年数、经济等诸多原因,这些养父母能去日本看孩子的很少,所以,《又见奈良》这部电影也是给他们圆梦吧。”

  鹏飞的故事很快获得河濑直美的支持,为了积聚素材,鹏飞在日本糊口了八个月,冠群资讯,走访大量遗孤,并用15天完成了脚本创作。他透露说当然片中寻亲的故事是虚构的,可是内里穿插的人物,关于遗孤的糊口,80%都是真实的,“就像片中说的,只要看到房上支着‘大锅’,住的就一定是中国人,片中一位遗孤一听到‘莫西莫西’就会挂电话,以及一位遗孤可以或许唱样板戏,这些都是真人真事。”

  电影《又见奈良》陈诉了一段凌驾60年的异国无血缘母女情。年近八十的老奶奶陈慧明(吴彦姝 饰)孤身奔赴奈良,寻找失去接洽的养女陈丽华。在遗孤二代小泽(英泽 饰)和退休警员一雄(国村隼 饰)的副手下,找到了很多打仗过、副手过丽华的人们。在这个进程中,陈慧明如同亲历丽华到达日本之后的人生,她与小泽、一雄之间的干系,也在这段路程中更加贴近了。

  大哥的奶奶远赴日本去寻找多年未见的养女,却始终寻而不得,遗孤二代在日本的糊口步履艰巨,日本独居的退休老警员孤傲寥寂,片中三个主人公各有各的悲哀,可是鹏飞却在悲哀之上镶嵌了一层厚厚的温和煦诙谐,当然无法完全化解这些人的心痛,却也让他们互相的情感有了宽慰,产生了家人般的亲情。

  鹏飞说他想把这个伤心的故事拍得轻盈、糊口化一些:“我自己不喜欢看太繁重的题材,因为看完之后心里难熬,我不要这样。关于日本遗孤,有许多作品拍得很好,但我以为我可以用此外一种要领。我喜欢用轻盈一点,灵动一点,诙谐一点的要领,先把你逗笑了,之后你以为尚有点儿故事,有后劲。这个后劲不是你看的进程中被一脚踹心窝了,而是当电影竣事,字幕升起,谁人后劲在你心里开始升起。”

  当然怕煽情,不愿意让观众哭,可是鹏飞说自己在拍摄时哭了两次,“一次是奶奶见到养女的朋友、那位聋哑人时,尚有一次就是在车里,老警员一雄被通知遗孤丽华已经归天的消息。”

  2 吴彦姝一直惦记演奶奶 贾樟柯陪着一起剪辑

  《又见奈良》可以或许顺利拍摄,鹏飞谢谢中日团队的副手,两位监制河濑直美和贾樟柯更是对他副手许多,“绝非仅是挂名。”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