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与网友感“扫兴” 提词器成综艺节目“原罪

  提词器成了综艺节方针“原罪”?

  制造最有效的录制现场,实现最佳的录制成果,达到最大的传播方针,追求最理想的贸易收益——这险些是所有综艺节方针诉求。

  ---------------  

  《吐槽大会》的提词器被网友晒出后,引起颇多人的不满,以为自己被“欺骗”了,原来吐槽选手与高朋那么精彩的段子与表演,竟然事先有编剧写好,并投射到大屏幕上,被念出来,甚至连“好吧”、“我也不多说了”这样的语气词与串词也要提示出来。

  于是,《吐槽大会》这次被吐槽成了“朗读大会”、“背课文”,有网友体现“再也不相信综艺了”。在提词器成为争议话题之后,人们希望看到更多搪塞这一“综艺神器”的观点与概念,冠群资讯,介入过现场录制的演员李若彤确认现场确实有提词器,她的概念是,作为录制节方针一个对象,提词器有一定的辅佐浸染,但她大多半时候不会操作,除了工作习惯之外,尚有一个原因是,“面临镜头,眼神不会哄人”。

  数次介入《吐槽大会》录制的罗永浩,认为综艺节目次制现场有提词器很是好,但假如做得不隐蔽,会让发现提词器的观众产生扫兴的感觉,“而娱乐演出让观众扫兴是不道德的。”

  罗永浩提到一个要害词“扫兴”,很能概括这次提词器风波的根本原因,那就是这块不绝打出台词的屏幕,让不少观众与网友感触“扫兴”了。既然这一做法根据罗永浩所说是“不道德的”,那这些观众与网友就有品评的来由,这种品评拥有一个天然的“制高点”,而这恶搞“制高点”的产生,是被奉为“上帝”的消费者(观众)遭碰着“假意伪劣”产品后滋生的愤怒所造就出来的,来自受众的不满,具有某种合法性,这抉择了被品评者即便有话要说,也会选择保持缄默沉静沉静,因为表白有大概引来更大的怒气。

  提词器俨然成为综艺节方针“原罪”,但假如对综艺节方针生产具有一定的相识,会发现它不过是整个节目生产进程中的“小儿科”。制造最有效的录制现场,实现最佳的录制成果,达到最大的传播方针,追求最理想的贸易收益——这险些是所有综艺节方针诉求,包含提词器操作在内诸多手段,都是为了这个诉求而实施的。

  《吐槽大会》在观感上,给人以一气呵成的印象,吐槽选手与高朋的文本与表演,具有畅通性与连贯性,下一位表演者对上一位表演者的回响与回馈,以及整场演出的光鲜主题表现,这些都需要有幕后经心的脚本创作,录制进程中偶然发生的“现挂”当然精彩,但并不被发起,因为假如分开脚本太远,不光会影响录制历程,也会造成其它更多意外因素,脱口秀选手池子曾体现“假如不按词来的话,这节目都播不出去。”

  要说对观众有“欺骗性”,幕后编剧的“欺骗性”要远远大于提词器,但之所以引起反感的是提词器,是因为编剧是藏起来的,而提词器是外露的,“骗观众”是种很高级的技能,显然搪塞喜欢“被骗”的观众来说,外露的提词器有点儿“不尊重人”了。

  但一档悦方针综艺节目,是不能让观众知道所有建造黑幕的,假如一名普通观众与建造人、导演一样都对黑幕洞若观火,综艺节目就有大概变得索然无味。你喜欢的选手显着表演得很精彩,为什么只获得了现场观众的几十票?很简朴,导演组需要低沉一方的票数来缩短两个部队的比分差距,以制造剧烈抵御的假象,来吸引观众。你觉得现场观众手中的投票器都是“神圣”的?真相是,假如投票数字有利于增加节方针看点可能实现节目组的某个设想,那就操作真实的投票数字,假如有悖于某一设想,可能不利于节目成果的最大化,那么投射出来给你看的数字,就是编导修改后的数字。

  早期的综艺真人秀节目,将“投票”这一玩法,早已玩得山穷水尽,谁信综艺节方针投票机制,无异于承认自己是“傻子”。和“投票”的套路已经玩不出新意一样,不少综艺节目在法例设定上,也经常发生大的厘革,所谓的“复活”“1V1”“帮帮唱”之类观众耳熟能详的利用手段,不过是不停修改法例的一个说法,假如一名观众很是在意综艺节目搪塞法例的执行认真度,那么他肯定会失望。

  《吐槽大会》的李诞以及笑果文化的员工经常自嘲“内幕”,其实也是间接地汇报观众,不要那么在意某个选手的去留可能某段表演票数的坎坷,最终方针都不过是为了让观众看得过瘾些而已。

  有了一二十年的综艺节目浏览履历,还对提词器这件小事大为光火,这是个挺令人深思的现象。有两个大概,一是朝气的观众真的喜欢《吐槽大会》,对这档节目或节目高朋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以致于眼里揉不下沙子,因爱生怨;二是追求完美,愿意把表象当成现实,喜欢轻信一些概况的事物,把思考与判定通常交予别人,容易冲动、打动,也容易沮丧、失落。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