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的来华之路 引进进程中没少遭遇

  《哈利·波特》的来华之路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发于2021.3.29总第989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文社”)编辑王瑞琴挤满图书的办公室里,最显眼的就是各版本《哈利·波特》系列,沙发背后,《哈利·波特》电影的各式海报以及“级长包厢”“凤凰社包厢”等9又3/4站台专用卡纸险些钉满了信息墙。这位一手把《哈利·波特》引进中国的编辑直言自己就是“哈迷”,即便如今她已经70岁了。  

  2000年10月,中国读者第一次认识了谁人头上有道闪电形疤痕的男孩。二十年已往了,初代的小读者早已走出校园,进入社会,大部分已经为人父母,但谁人恢弘的邪术世界始终守护着很多人心中的童真。去年是《哈利·波特》引进中国20周年,有读者在网上留言:“能想象吗?哈利·波特已经40岁了,而我还在等霍格沃兹的登科通知。” 人文社在多个都会举行的庆祝《哈利·波特》二十周年读者分享勾当,挤满了从80后到00后各年数层的读者,许多人和自己的孩子一起穿着巫师长袍来介入勾当。

  陪伴一代人发展,赐与他们勇气与爱的哈利·波特在20年后“魔力”仍然不减。当年,在《哈利·波特》引进的进程中,却没少遭遇荆棘和质疑。在这背后,托住这套书的,是如今70岁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其麾下的编辑们。

  谁是罗琳?

  故事还得回到1999年年底。坐在刚刚建立的儿童文学编辑部,当真人王瑞琴压力有点大。这个编辑部是时任社长聂震宁在那个人们普遍轻视儿童文学的时代,为了拓宽思路应对市场化大潮而建立的,王瑞琴自己也早就想做点新工具出来。平台搭起来了,到哪去找好的有攻击力的选题?王瑞琴每天琢磨的都是这件事。

  人文社有个大阅览室,王瑞琴一有空就去翻阅英文、法文杂志找思路。有一阵子,她留意欧洲的杂志版面上随处都是一个叫J.K.罗琳的女作家照片。其时,《哈利·波特》已经在英、美等国出版了前三卷,风靡西欧。1999年年底,正值《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阶下囚》的宣传期,一张罗琳在国王十字车站前的宣传照险些呈而今所有欧洲杂志的版面上,王瑞琴感触很是神奇,“J.K.罗琳是谁?”

  当时外国文学编辑部有一台286电脑,王瑞琴让年青编辑到尚处发芽期的互联网上去寻找资料,她自己整理杂志上的信息。颠末细致调研,王瑞琴认定,《哈利·波特》就是她正在寻找的有攻击力的好选题。向社长聂震宁讲述后,聂震宁抉择全力支持。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到哪去找这个人?

  1999年的互联网与本日不可同日而语,那台286电脑穷尽所能,也没给出王瑞琴想要的谜底。“必须找到!”王瑞琴对《中国新闻周刊》回想,“其时候我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念,一定要弄来这部书。”她和编辑室里的年青人四处打听,终于从一位刚从英国归来回头的记者哪里获得了J.K.罗琳当时的代理人克里斯托弗·利特(Christopher Little)的接洽要领。王瑞琴半开玩笑地对那位记者说:“你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

  2000年头,中国尚未入世,即便如人文社这般量级的海内出版社,在西方代理人眼中也是生疏的。当年2月,与利特成功取得接洽后,人文社为了激动英方,特意发去了长达几十页的传真,具体概述了人文社50年来在中外文学图书出版方面的光辉业绩。

  此时,有此外几家海内出版社也发大白《哈利·波特》,与人文社展开了剧烈的版权竞购。在预付金上,王瑞琴报了一个当时出版界眼中的天价——每本书1万美元。为了这个价值,人文社相关率领在报价的当天中午还特意召开了一次紧张集会会议,最终仍然抉择赐与支持。

  和对方谈版税时,王瑞琴采用了路线式递增报价,1册到1万册付一定的版税,1万到10万版税稍有增加,一直报到100万册以上。人文社时任社长聂震宁看过报价后说:“要是真能发到100万册,给多少钱都值了。”王瑞琴回想:“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发到100万,但我要给罗琳和她的代理人一个感觉,我们有信心发到100万。”

  版税谈妥后,罗琳的代理人往人文社打了一个电话,只问一个问题:三本书能印50万册吗?王瑞琴咬了咬牙,马上复原:“能。”事实上,在谁人年月,一本书假如印1万册就已经是不俗的后果了。

  正在紧锣密鼓争取版权的当口,王瑞琴却也收到了许多质疑和提醒。中国的传统文化考究“子不语怪力乱神”,1999年又正值某些邪教组织给中国社会带来了相当多负面影响,许多人担心《哈利·波特》中的邪术元素会出问题。厥后,一位王瑞琴找到的翻译在看了样书后也担心地对她说:“这内里都是邪术呀,我是老党员,你可别让我堕落误,此后有小猫小狗的童书你再找我吧。”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