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的姐姐》清明高票房 触痛点引热议

  中新社北京4月5日电 (记者 高凯)上映6小时就超越好莱坞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成为日票房冠军,其后连日破亿元(人民币),电影《我的姐姐》在提前锁定清明假期票房冠军的同时,突破包含中国影史清明档剧情片票房记载在内的7项影史记载。  

  《我的姐姐》不期然成为这个清明假期此间院线最大的票房惊喜,而与此同时,这部题材新颖的小资本亲情片也激发了影院之外的热议。

  《我的姐姐》由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游晓颖操刀脚本,新生代女导演殷若昕执导,“00后”演员张子枫主演。

  影片开场姐姐就面对残暴设定,父母车祸双亡,相差20岁的年幼弟弟需要供养。表象之下,姐姐从小因为家里重男轻女的见识受尽委屈,不但为帮父母获得二胎资格在童年装残疾人,还要因为自己身为女孩子就该早点毕业成亲养家而被父母窜改了高考志愿。搪塞这个溘然要自己供养的弟弟,相搪塞亲情母性,姐姐所持的更多是原生家庭带给自己的痛和怨。

  相搪塞戏剧性的跌宕剧情,《我的姐姐》在观众眼前更多的是着墨于人物情感巨大的源头,在现实眼前的碰撞。

  影片的叙事、演员的表演都实属上乘,而其之所以激发存眷与热议,更在于其精确地击中了社会的一大痛点——两性的平等,女性的自我究竟为何?

  在复杂变故下,因糟粕思想已是饱受原生家庭伤害的姐姐,究竟该不该负担起供养年幼弟弟的责任?自己的理想与将来、曾经的伤害、世俗的目光、亲戚的施压,这一切都让姐姐的这一选择艰巨而充满疾苦。

  社会学家李银河评价《我的姐姐》是一部“展现社会伦理及其变迁的深刻之作”,她在微博公布文章称,“影片环绕着女主人公姐姐究竟是去追求个人事业生长照旧供养幼弟的艰巨决议慢慢展开,背后的逻辑是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人们所面对的个人本位代价观、人生观对传统的家庭本位代价观、人生观的剧烈撞击。”

  她指出,冠群资讯,“今朝,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一个现代化的男姑娘格平等的新秩序正在形成。影片通过一系列戏剧性辩论为我们展现了这个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深刻厘革。”

  而在票房胜利和激发浩瀚观众共识的同时,《我的姐姐》在一定程度上也激发了一些质疑之声。

  影片的最后,尽量为弟弟找到了领养家庭,但创作者并没有让姐姐简朴地毅然选择告辞,而是给出了一个开放式末了。

  网络上有评论认为,姐姐最终没有为成全自己作出选择,这是对旧有见识的妥协,而如此一来,之前的探讨就失去了实质意义。

  对此,游晓颖此前曾体现,配置开放式的了局是因为“更想让大师看到姐姐经验的一切,至于了局每个人会有自己的谜底。”

  事实上,《我的姐姐》可以或许冲动听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正在于搪塞人的巨大情感的精确描述,失去父母的姐弟在其后的相处中那种双向的接近,原本受伤害有怨气的姐姐在纠结中搪塞亲情的丝丝体会,一切繁复微妙都被创作者细腻精确地出现给观众。这使得姐姐的摇摆进一步牵动听心、得到观众共识。

  也正因为如此,影片的开放式末了被李银河形容为“绝妙一笔”。现实糊口中没有所谓“完美选择”,人生之路亦无法举办置身事外的“确认”,《我的姐姐》陈诉的正是变迁中的世情与繁复的人心。(完)

【编辑:王祎】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