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评分南北极化 强求了局不如正视现实

  我的姐姐》评分南北极分化 强求理想了局不如正视现实问题

  影片出而今公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问题,今朝它或者不能也无法管理,但由此激发的思考,对“姐姐”这一身份的审视,对女性逆境的正视,对重男轻女的透视,远比一个理想的了局更重要、更深刻。

  清明假期,《我的姐姐》成为最大的惊喜,今朝票房已达3亿(遏制4月4日晚),相关话题几回登上热搜。然而,随着电影热度不停攀升,影片开放式的了局导致本片的评分出现南北极分化。姐姐没有放弃弟弟的做法被部分观众视为“扶弟魔”前传,有人体现“前面哭死,最后气死”,尚有部分观众因为末了姐姐仿佛依然深处困局没有给出“女性独立”的自由选择而愤愤不已,于是在网上给电影“怒打一星”。

  由于电影在一开始就给了姐姐不养弟弟、追求独立自我的设定,许多人都希望她能走出女性为家庭牺牲的运气,以至于一些人无法接管这样的了局:姐姐放弃送养弟弟,或隐晦表达要担任供养弟弟。这就好像费了很大劲,最后却回到了原点,仿若做了一场梦。  

  其实,大师担心的是,姐姐会为了弟弟放弃自己追求的空想,放弃去北京求学,会担任留在成都找一份工作,供养弟弟长大成人。但糊口的巨大正在于此,有些人、有些感情并非说断就能断。作为局外人,或者大师可以轻松地迅速给出一个利己的谜底,但当身临其中面对种种纠葛时,做出决议又岂是容易的?

  姐姐的选择,其中也埋没了不一样的意味。在中国人的哲学里,人生可以分成三重田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照旧山,看水照旧水。前者和后者仿佛一样,但田地大差别。剧中最开始,姐姐是被强迫养弟弟,影片最后,则是主动放弃签送养协议。两者之间,实则相差千山万水——前者是女性被迫驯化于无形的法例,后者则是遵从心田的情感。那么,所谓的女性独立的自由选择,是不是也包罗了这一种?

  虽然,冠群资讯,电影是一门艺术,它可以是现实主义,也可以是浪漫主义。这部电影作品,显然是极具现实主义的,其中涉及的重男轻女、女性运气、人物抗争等,都能在现实中一一对应。一个故事的了局固然重要,但大可不必因此而否定电影的代价和意义。虽然我们也不能把深刻的现实问题的管理途径,寄希望于一部电影。

  事实上,比评价泛起南北极分化更需要我们留意的是,影片出而今公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问题,今朝它或者不能也无法管理,但由此激发的思考,对“姐姐”这一身份的审视,对女性逆境的正视,对重男轻女的透视,远比一个理想的了局更重要、更深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