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我到底能不能长大啊?

  周迅:我到底能不能长大啊?丨人物

  有人说,看完电影《第十一回》,以为金财铃就是周迅

  听到这句评价,周迅睁大眼睛,想了想,略带惭愧地一笑,“你的意思是说,我演得好,是吧(笑)?”

  在周迅眼中,仿佛自己永远都长不大。人们习习用“精灵”来形容她,刚刚已往的元宵节,电视剧《大明宫词》中太平公主碰见薛绍的动图、片断依然在社交媒体上刷屏,观众一帧帧地回味,感叹这才是元宵节该有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承认,这些已往已久的经典,在适当的机缘,也不得不看。  

  本年,她再次高频呈而今大师面前,无论是春节档电影《侍神令》,照旧正在热映的《第十一回》,以及待映的《世间有她》《涉过愤怒的海》。提及观众对其演技的认可,周迅浅浅一笑,“先感激。其实,我也看过许多演员演戏,每个演员会有自己的长处或是短板。我很是清楚自己的优势、弱点,现阶段就希望能把弱的这部分尽力补一补。”“详细来说,弱的是什么呢?”“这很难具象地表达,表演这件事,需要一点儿天赋,但最重要的照旧你要喜欢,喜欢就会去琢磨,琢磨的深度能达到多少,结果了这个脚色的质感有多少。我而今以为自己琢磨得还不敷,还需要更尽力深入地折腾。”

  如懿和四郎

  “或许只有演员才华体会到的交织感”

  周迅一直很喜欢陈建斌创作的作品,从对方“演而优则导”开始,她就“追”他拍的戏。事实上,在准备电影《一个勺子》时,两人就有过一起相助的想法,但因为档期原因最终没能实现,这些遗憾都在《第十一回》中获得了增补。

  陈建斌记得,脚本刚完成第一稿时,他正巧去介入周迅的一档节目《表演者言》,录制后大师聊了聊现状。陈建斌也将刚完成脚本的消息汇报了周迅,“她当时说你拿来给我看看吧,看完后她很是喜欢,于是就有了这次偶尔的相助。”

  至今,周迅都清晰地记得初次看到《第十一回》脚本的感觉——一种现实主义题材带给她的欢快感。于是,便有了如懿(周迅在《如懿传》中的脚色)与四郎(陈建斌在《甄嬛传》中的脚色)的梦幻联动。周迅说,拍的时候还真的没想过。但有次她和孙俪会晤,会想这下对方不是成了她的婆婆,“这种交织感的体会,或许也只有演员才华够遇到”。

  除了题材让她感乐趣,尚有一种昏黄感对周迅来说极为重要。

  翻看陈建斌的作品,周迅总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你要把他的戏说得很清楚是非常难的,很难找到一个词来诠释。看戏的进程中,你的脑筋会跟着转动,能领略,但要把它具象化却又很难,我格外喜欢这种感觉,感觉到了结不说破,感觉很懂却讲不出来。”谁都知道陈建斌作品的艺术解读空间很大,这种留白正中周迅下怀,“场景、机关、台词、配乐,许多情节没那么简朴,但你都说不准,很难概括,这种昏黄感我很是喜欢。”

  而在陈建斌心中,周迅是能精确诠释金财铃的不二人选,他说,能找到周迅是一种福气:“她是一个很是好的演员,很好相助,也愿意尝试新的工具,全身都有好演员的美德。”陈建斌口中的“演员美德”,是指周迅搪塞表演的纯粹。

  周迅与窦靖童

  “毫无杂念地演,就是最好的化学回响”

  谁能想到有一天周迅会素面朝天、披头披发,叉着腰冲着窦靖童大吼,并大力大举放荡地一次次打着对方耳光,自己也被“教导”得鼻青脸肿,成了躺在车前为丈夫维权的彪泼妇女。

  《第十一回》上映后,“周迅演技”迅速登上热搜,虽说这不是周迅第一次演绎市井类脚色,但这绝对是她从业以来最具颠覆性的一次,她又一次把自己归零,出演一个完全不像自己的人,“金财铃性格很真实,但我和她也有很大的差距,比如糊口中我相相比力被动,没有步骤像她一样豁出去大闹,这是我们最不像的地方。”

  当然与片中的脚色有差距,但偏偏她是周迅,从来不给自己的表演设限。在对金财铃举办了评估后,她汇报自己应该能把握得住。“我在糊口中有见过这样的姑娘,且不在少数,她们心地善良但不会用言语表达,比如不会和老公说花言巧语或勉励女儿,但她的行为都是为家人思量的。我也有过这种感受,显着是这么想的,开口却说了别的话,这并不是口是心非,而是无法从语言上表达到位,她只能凶,只能发性情,因为她不知道怎么管理,很急也焦躁,就是说不懂得。”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