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女演员,只有喜剧一条路吗?

  【艺评】“另类”女演员,只有喜剧一条路吗?

  前不久,明星模仿节目《百变大咖秀》第六季圆满收官,锤娜丽莎凭借超强的搞笑本事、综艺感,成为新一代“模王”,喜剧届又多了一位颇有观众缘的宝藏女孩。

  后电视时代,我们迎来了一个非线性碎片化可互动的前言情况,视频网站、社交网络平台、短视频强势崛起,喜剧的暗示要领不停地被拓宽,除了小品、相声、话剧等舞台艺术,电影、电视等银幕艺术,新兴的喜剧表演要领也层出不穷,如脱口秀、短视频、单口喜剧等。喜剧从样式到内容,出现越来越丰硕、多元。

  喜剧有了更鲜活的泥土,一批年青化的女性喜剧演员开始崛起,掀起新的喜剧风潮。2010年后,贾玲、马丽等人相继进入观众们的视野,多年来凭借过硬的业务本事逐渐跻身海内喜剧演员的金字塔尖。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新生代的女性喜剧人大放异彩,杨笠和李雪琴通过《脱口秀大会3》积攒了人气并一连走红,金靖在多档综艺节目中揭示喜剧天分,创作短视频《辣目视频》而走红的辣目洋子,在不少作品中揭示了不俗的演技,锤娜丽莎则凭借《百变大咖秀》的出众暗示崭露头角,这几位极具辨识度的新人势必在喜剧圈中越来越有存在感。  

  喜剧创作的难度很大,没有对糊口的精粹领略、摹仿,逗不笑观众。喜剧演员若想出圈,不但要有逗人发笑的本事,更需能改换观众情绪和传递对应的主旨思想,创造力与观众缘缺一不可。不少女喜剧人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男,往往长着一张小人物的面目,却有着往内走的、多元化的魅力。喜剧给了她们揭示才气与魅力的舞台,不过,却一定程度上只能“扮丑、扮土”,喜剧标签既结果也束缚了她们。放眼娱乐圈,她们依然边缘。

  女喜剧人想要摘下固有标签,出演非喜剧类脚色,完成转型和蜕变,实非易事。换句话说,当一个女演员欠悦目,她想“红”,也许只有通过走喜剧这条路来实现。

  在崇尚颜值,把长相作为权衡女演员标准的娱乐行业,很少有那些身负才气、长相平凡的女演员的位置。那些“另类”的女演员,也只能在喜剧界谋得一席之地,哪怕拥有不俗的演技,和不低的知名度。

  吴君如演了一辈子喜剧,搪塞“卖丑”,她难以释怀,“其实我是一个自卑的人,我很清楚自己不是美男,所以一直以来演的都是丑女的脚色”。张小斐被人戏称为喜剧界的颜值天花板,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她,眼看着杨幂等同学大红大紫,却因为长相不那么出众,鲜有在银幕亮相的时机,多年来只能在小品舞台上表演,介入《我就是演员》时有导师不认识她是谁,也不认可她的演技,直到凭借李焕英一角走红,才有了挑选脚本的时机。再如任素汐,凭借《驴得水》《无名之辈》等作品被观众熟知,演技备受认可,但除了低资本喜剧,她依然没有多少选择余地。像她这样的“丑”演员,冠群资讯,每一次亮相都能给人带来惊喜,可是又很快被滔滔热搜推回幕后。在娱乐圈,她们依然是“无名之辈”。

  说白了,不少另类女演员都遭遇了不敷美的瓶颈。她们因为不敷美,只能选择喜剧。其实,优秀的女喜剧人,往往可以或许有着对糊口的精粹观察,有着强烈的人物性格表达,当然不如貌美演员精美,但气韵却更饱满丰硕,戏路也更宽,惋惜的是,如今的荧幕往往没有这种气势气魄强烈的演员的一席之地。

  像辣目洋子上了那么多期演技综艺,认真点拨她的人百里挑一。这正反响出市场对这些另类女演员的接管程度——你当然好,有演技,可是我的戏也用不到你,没有谁肯用心雕琢这样的璞玉。除了喜剧,她们走出来的太少了。

  女明星的美,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无趣,那么狭隘?莫非观众不需要更普通的长相,来反响糊口的酸辣苦甜,喜怒哀乐,来演绎普通人平凡却又扎实的人生?等待对女演员“美”的评价更加外延,因为美本来是可以更丰硕、更多元,更耐咂摸咀嚼的。

【编辑:陈海峰】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