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四渡赤水出奇兵

  【搏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四渡赤水出奇兵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召开了遵义集会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赤军的率领地位。

  在面对40万黎民党大军围追堵截的危急关头,毛泽东批示千军万马四渡赤水,最终跳出敌军的重重包围,实现了渡江北上、进军川西北的策略意图。寒冬时节,记者再走赤水河边,感受奇兵魅力。

  一渡赤水 摆脱被动  

  克日,记者一行从贵阳驱车295公里,来到猿猴场(今元厚镇)。义务讲授员肖义伍说:“赤军在元厚期间,教育穷人斗地主、分盐分粮,元厚人民为赤军筹粮,救护伤病员,流传着很多动人故事。”

  1935年1月19日,中央纵队和中央赤军总部撤出遵义城,向北进发,筹办经川南渡过长江,北上与红四方面军汇合,在川西北创立凭据地。

  27日,中央赤军各部持续到达黔北土城地区。中午,担负中央纵队后卫任务的红五军团与尾随中央赤军的川军王牌郭勋祺部交上了火。28日下午,川敌向红五军团阵地倡导轮替冲击。

  在前沿批示作战的毛泽东获得情报,敌军不是原来预计的4个团,而是6个团。他紧张召集政治局主要率领开会,提出赤军必须立即停止战斗,撤出疆场。中央赤军除留下少数步队担任阻击川军外,其余各路纵队迅速轻装,从土城渡过赤水河西进,以打乱对头尾随计划,变被动为主动。

  二渡赤水 遵义大捷

  中央赤军渡过赤水河,分左右两路,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县境,筹办从宜宾上游渡过长江北进。

  1935年2月1日,红一军团二师奉命向叙永县城倡导进攻。4日,在叙永县城久攻不下和川军增援步队不停到达的环境下,毛泽东和中革军委作出新抉择:放弃在叙永一带北进的计划,向云南东北部转移。

  7日,毛泽东呼吁各部迅速分开川敌,向川滇边的扎西(今威信)地区会合,改在川滇黔三省接壤的地区机动作战。9日,中央纵队和中央赤军总部抵达扎西县城。

  蒋介石见赤军于扎西集结,想在此予以没落,除令中央军追击以外,又呼吁滇军与川军侧击。

  中央军委避开劲敌,选择弱敌,呼吁赤军出其不意,分隔扎西,挥师东进,乘黔北空虚之际再占遵义。

  19日,赤军在太平渡、二郎滩渡口二渡赤水河,全部进入贵州,返回黔北地区。蒋介石诡计在滇东北地区“一鼓荡平”中央赤军的计划成为泡影。

  24日晚,到达桐梓的毛泽东与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人开会,商讨攻打娄山关的计划。25日,彭德怀批示红三军团全部4个团以强行军速度向娄山关疾进。26日下午,红三军团比黔敌早几分钟占领了娄山关。27日,敌残余步队逃往遵义城。

  27日下午,赤军直逼遵义城,傍晚时节制新城。又经一夜鏖战,于28日拂晓占领了遵义。

  三渡赤水 引敌西进

  在探访中,记者来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这里分布着赤军四渡赤水眷念塔、茅台渡口眷念碑、赤军铁索桥等。讲解员黄俏先容说:“赤军当然取得二渡赤水的胜利,但还没从根本上跳出黎民党队伍围追堵截的圈子,局势仍十分严峻。”

  蒋介石密切凝望着赤军动向。他认为赤军已成流寇,行动朝三暮四,是在紧急挣扎。他周密策划了“围剿”赤军新的摆设。毛泽东洞察了蒋介石的图谋,将计就计,存心在遵义地区徘徊,引诱黎民党中央军出动。

  1935年3月14日,赤军主力移师仁怀县东南20多公里的鲁班场,冲击据守在哪里的中央军周浑元纵队。战斗中敌十三师4个团由三元洞急速增援,一下子改变了疆场形势。毛泽东岑寂坚决,立即抉择退出战斗,批示步队于当晚撤离了鲁班场地区,并在对头的救兵之间快速穿插,直接攻向茅台镇。3月16日,赤军险些一枪未发就拿下了茅台镇。17日,赤军主力全部渡过赤水河。

  赤军三渡赤水与以往两渡赤水迥然差别。前两次是在尽大概秘密的环境下悄悄举办的,而三渡赤水是毛泽东批示的一次绝妙的全军大佯动,赤军一改常态,在白昼轰轰烈烈地渡河。

  四渡赤水 跳出重围

  渡过赤水河后,毛泽东呼吁步队停止前进,冠群资讯,只令红一军团派出一个团伪装成赤军主力的样子,从古蔺向西而行,沿途拉开间隔、展开红旗、披发传单,存心作出要北渡长江的姿态,疑惑对头。

  而蒋介石觉得赤军又要北渡长江,急调重兵加强长江防线。实际上赤军主力则溘然挥师东进,于21日晚一夜之间,从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四渡赤水河。然后调头南下,穿插行进在数十万敌军的偏差之中。3月底,赤军从梯子岩等渡口南渡乌江。中央军委呼吁红九军团在仁怀马鬃岭钳制对头,呵护主力步队通过遵义、仁怀大道,威逼贵阳。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