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朋高科,黑金卡、特制卡、阳光养老、股权众筹、承善等项目是骗局!玺丽苑主干获刑!

3月31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玺丽苑团体主席”等主干因为搞“民族资产解冻”类骗财骗的二审裁定书,利箭从裁定书中获悉:

尚朋高科,黑金卡、特制卡、阳光养老、股权众筹、承善等项目是骗局!玺丽苑骨干获刑!

2016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郭某民(山东玺丽苑团体主席)、戴某红(山东玺丽苑团体常务总裁)等人参与如“民族大业”、“连系国人民军”、“国际梅花协会”等种种以“解冻民族资产”为由的骗财骗团伙,期间任种种率领职务,从普通会员开始,职务逐级上升,上述民族资产解冻类的骗财骗组织先后被公安构造打击。2017年2月以来,以被告人郭某民、戴某红等工资首的骗财骗团体,先后注册建立了山东玺丽苑旅游团体有限公司(简称玺丽苑团体)、青岛玺丽苑影视有限公司、青岛玺丽苑旅游有限公司、乳山市桃花源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乳山市桃花源影视投资有限公司。上述公司,法人均为被告人戴某红,未实缴注册本钱,除接了二三次旅游团,并未实际运营。

尚朋高科,黑金卡、特制卡、阳光养老、股权众筹、承善等项目是骗局!玺丽苑骨干获刑!

被告人郭某民先后召集了戴某红、杜某杰、韩某维、沙某琦、陈某、唐某兰、邹某云、王某利、姜某、张某连(另案处理惩罚处罚)、姚某春(另案处理惩罚处罚)、吕某兴(在逃)等十余名焦点成员,并操纵玺丽苑团体提高会员对其的信任度,让会员参与项目,以许诺会员入股、返利、分红等名义向会员收取股金、众筹、基金等要领骗财骗会员钱财,为实施骗财骗行为作幌子。因被告人郭某民、戴某红等人经验过的一系列骗财骗组织被国度打击,所觉得了逃避国度打击,吸取梅花协会、民族大业、北京信网等骗财骗组织被打击时候的履历教导,将上述组织习用的“智囊旅团营连排班”的金字塔会员架构模式,变换为团体、总部、公司、分公司等架构,将微信群内的纵队长、军长、师长等称号统一变换为总司理、党委书记、司理、政委等称号。玺丽苑团体最高层为郭某民、戴某红、杜某杰等人构成的董事局,团体下设24个战区(大区),计划每个战区(大区)下设三个团体军(分区),每个团体军下设三个纵队,依次类推三三复制,最后每个营下设十个微信群,每个微信群108人,每个战区合计787320人,24个战区(大区)共计18895680人。玺丽苑团体所有勾当全部依靠差别层级的微信群实现,实行公司化运营,公司以下又通过“连系国维和步队”的名义拉人头,根据司令部、军、师等步队建制举办办理,裂变式生长会员,并在会员中持续推出了股权众筹、承善、支付宝、黑金卡、特制卡、阳光养老、尚朋高科、南天门、中华医德同盟(武汉疫情捐钱)等项目。谎称到场玺丽苑团体或购置项目就可以以小博大、高额分红,以此作为诱饵骗财骗被害人。被害人多为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鉴于该类人群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对网络、手机等新闹事物缺乏认识,又加之该类人群亲历了老苍生依靠党和国度的政策由穷变富的进程,对党和国度有着极大的信任,被告人郭某民、戴某红等人打着党和国度的旗号为幌子实施一系列的骗财骗勾当,放荡敛取被害人钱财。该犯罪团体实施的南天门项目(最低50元,上不封顶),是虚构民国时期遗留下来一批骨董需要解冻,因缺少启动资金,需要会员参股,每每参股者等解冻之后可以得到百万元高额的回报。该团体依托微信群开展、实施骗财骗勾当,被害人以微信、银行卡转账的要领将钱款转账到群主可能指定银行卡账号内,群主再将钱逐级上缴,冠群资讯,分公司、总部级别的统计可能财务人员再将钱款转入郝某丽个人农行账户,共计骗财哄人民币93200元。开封市祥符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郭某民、戴某红、韩某维、杜某杰、沙子琦等人伙同他人以不法占有为方针,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钱财,数额复杂,其行为均已组成骗财骗罪。被告人郭某民犯骗财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被告人戴英红犯骗财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相关人等获刑且被罚金。一审讯断后, 被告人郭某民、戴某红认为原判量刑过重提出上诉。王某不服一审,认为自己当然在团体中任职,但未参与骗财骗。提起上诉,其余被告人对讯断无异议。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法子正当,依法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早知今天何须当初!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