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两人不法集资690万元逃亡路上被抓获

南部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某向社会不特定人员26人不法接收存款1126.87万元,向南部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南部县法院在审理本案时,搪塞有些仅有孔某签字而没有张某签字的借单数额,以及部分集资参与人仅提供转款凭证而未提供借单的数额,法院没有认定为张某的犯罪金额,确认张某不法接收公家存款共计690万余元,涉及15位集资参与人。

2018年5月29日,南部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获悉,孔某和张某以开拓房地产项目向40多名社会不特定人员融资后潜逃,遂存案侦查。2018年9月29日,张某在阆中被民警抓获。

本案中,法院认定被告不法接收公家存款犯罪金额为690多万元,属于数额复杂,故作出上述讯断。国务院颁布的《防止和处理惩罚不法集资条例》从本年5月1日起施行,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创立不法集资监测预警机制,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打点体系,行业主管部门、禁锢部门强化日常监视办理,宽大群众也应当充分认识不法集资的危害,自觉抵挡高额利钱的诱惑,冠群资讯,加强风险意识,以防上当受骗。

据受害人胡某报告,2015年5月至6月间,他共向张某和孔某转款130万元,二人向胡某出具了一张收条:“今收到胡某南部县南隆镇××商铺300平方米的购房款300万元整,以此作为130万元借钱的抵押,若到期还不出借钱利钱,便以此商品门面收购。”但因资金链断裂,孔某和张某开拓的楼盘成为了烂尾楼。

不法接收公家存款罪如何量刑

南部县一对佳偶筹谋房地产、旅馆、物业、汽车销售等财产,几年间向社会抛出月息2至3分的诱饵,不法接收公家存款3000多万元。后因资金链断裂,无法向集资参与人还本付息,夫妻俩双双踏上了逃亡路……

到2015年10月,张某停止向各集资参与人付息,多名集资参与人要求张某、孔某还款,夫妻二人陷入复杂的债务危机,于2016年9月举家外逃。

据受害人李某和谢某夫妻佳偶反响,2013年9月2日,他们向张某佳偶的公司账号转款200万元,对方一直未归还。

他们筹谋的4家公司都没有融资业务,但从2014年以来,张某单独或伙同丈夫孔某以投资在南部县的两处房地产项目需要筹集民间本钱为由,许诺支付月息2至3分的高额利钱,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借钱。据案发后张某交接,佳偶二人借钱总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

生于1976年12月的张某是南部县人,与丈夫孔某在成都定居。2010年7月开始,夫妻二人持续建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一家商贸公司。此外又建立了两家公司,筹谋塑钢门窗、物业、汽车销售等财产,孔某和张某分别接受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于“摊子”铺得过大,他们在南部县城开拓的两个楼盘需要投入巨额资金,佳偶俩便在外面不停向人乞贷。

全省十佳状师事务所———四川罡兴状师事务所主任任静:《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划定:“不法接收公家存款可能变相接收公家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可能拘役,并处可能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复杂可能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当真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划定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伙同他人,以开拓房地产项目为幌子,以理睬支付高额利钱为诱饵,违反执法划定面向社会果真宣传,从不特定群众处不法接收公家存款,数额复杂,严重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已组成不法接收公家存款罪。案发前,张某已归还部分本金利钱,可作为量刑情节酌情思量。日前,该院一审依法判处张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20万元;责令退赔集资参与人借钱。其丈夫孔某另案处理惩罚处罚。(南充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何显飞)

南充两人犯科集资690万元逃亡路上被抓获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